厚德载雾。

太咸了。十年珍藏东北地窖老坛酸菜的咸。

怎么天天群宣的都是我x
没错这是一个语c群宣,大概是学校AU.
还有许多教职工职位等着你(才不因为群里人少x)
学生和老师两种角色,没事搞搞什么师生恋也是o98k的√
总之,龙城第一高级中学欢迎你入学!
群规在p2❤

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其实是语c群群宣x

高亮*为ABO世界观

p1是hin宠同体儿的老猫
p2是酷炫狂拽的原著镇魂灯灯芯儿
p3是可爱吧唧的剧版小灯芯
p4是无敌美丽我吹爆的剧版沈教授②

差点忘了许愿墙x

性感丛波在线女装求林静领回家

p3小灯芯儿想要一只能被撸的大庆和能陪他耍天耍地的楚哥

原著赵处求一只原著沈教授,并表示为沈教授o

总之欢迎诸君来玩呀!
欢迎加入龙城第一精神病院(ABO),群聊号码:784832013

如您所见,这是个正儿八经(pi)的语c群宣x
剧组镇魂,世界观为ABO。
孤家寡人十分难受,期待各位女鬼的到来√
总之欢迎来到龙城第一精神病院,祝您玩的愉快。

【露蝉】姑娘(短篇一发完)

#ooc预警#
#无比短小#

紫霞刚来人间的时候,正值四月天。院子中的蔷薇开的淡雅可爱,同院主人一个模样。

貂蝉就是在那时碰到她的。

院中花儿娇嫩的很,貂蝉不得不每天都去离家不远的小河里打水伺候它们。
河边有快月牙型的巨石,貂蝉总爱把鞋子一甩侧坐尖端,用脚趾轻轻触碰冰凉的溪面。

紫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这一幕。
美人正兴致勃勃的玩着水,丝毫没有注意到她。

溪面荡起阵阵涟漪,紫霞心中也一样。

紫霞觉得貂蝉有些像广寒宫里的嫦娥,她也总坐在月亮上,抱着兔子思念心上人。
但貂蝉不一样,貂蝉比她好看。

“姑娘!”紫霞忽的出声唤了唤貂蝉“我觉得你比嫦娥好看!”

貂蝉一惊抬头望向那人,蓦的就笑了。
“你是谁哦,天上的仙女吗?仙女这么会夸人?”

紫霞眨眨眼,茫然望着眼前人。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貂蝉看紫霞一副迷茫的样子,只觉这人着实好玩,笑着翻身从月牙石上下来光着脚哒哒跑到紫霞面前逗逗这人。
“山河万里,你初到人间定是不熟悉种种,不如小女子陪你走上一遭?”

【信白】病(短篇一发完)

#被害妄想症信x主治医生白#
#微狄芳#
#ooc预警#

“他想杀我…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韩信垂下手臂死死地盯住对面的狄仁杰,声线有些颤抖。
“他拿火机走到我病房的窗帘边,想把房子点燃烧死我。”
狄仁杰抬手推推镜框,边在本子上快速做着笔记边抬眸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“.....还有呢?”
“有一次我午睡醒来,一睁眼就看见他拿刀站在我床前,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……”
“继续。”
“然后我就…抢过刀捅了他…但如果我不杀他,他会杀了我的!他一定会的!”
韩信忽然浑身颤抖地抱住头,情绪失控地痛哭起来。阴暗的审讯房回荡着男人低沉的抽泣声,竟觉有些格格不入。
“我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狄仁杰见状蹙紧眉心,眸中冰冷愈发深邃。一巴掌拍向桌子厉声道“够了!把他带走接受治疗!”
两个保安应声冲进审讯室给韩信戴上手铐,将人俘走。他只是静静地低头流泪,毫不反抗。
直到目送韩信彻底离开,狄仁杰才摘下眼镜,靠在椅背上深深叹了口气。
他又想起了那个下午,当他和同事冲进病房时看到的那幕。
黑发少年的胸口上插着一把水果刀,大片大片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医用长褂。
李白倒在病床上,韩信双手染满鲜血,动作极轻的抱着他,触目惊心的红浸湿了白色的被褥……
“报告!”
思绪被拉回,狄仁杰蓦然睁眼看向眼前娇小的人,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。
“狄大人,已经很晚了,明日再查吧。”
李元芳指指审讯室上的挂钟,向狄仁杰眨眨眼。
狄仁杰起身拿回桌子上的笔记和眼镜,笑着揽住李元芳的肩膀。
“走,请你吃夜宵……”
再也没有人会知道了。
李白之所以拿着打火机到窗户边,是因为想抽根烟。拿刀站在他床前,只是为了削个水果给他吃。

他坚信他能治好韩信,也从未想过要害他。

【铠陵】农药精神病院

#精神病院AU#
#设定双医生#
#ooc预警#
“吱呀——”
是老旧木门被推开的声音。
来人脚步似乎轻极了,行走一点声响也不留。
抬手拉开窗帘,到也不怕惊扰了床上正熟睡之人。阳光毫不留情的破窗而入,均匀撒在木床上凸起的一团被褥上。
“咳咳!”轻咳两声拍拍床沿提高音量道。“起来!今天轮到你们查房。”
一团乱糟糟的白毛从被褥里钻出来,不经意露出的半个肩膀,定睛一看还带道道红色的抓痕。
张良抬眼对上那双冷淡的蓝眸,不可抑止的挑了挑眉。
“铠,你们晚上注意些,隔壁的妲己姑娘都来投诉了。”
男人穿上衬衫答非所问道“我去查房,长恭再歇会。”